网球

东莞中低端手机代工厂苦撑一部手机仅赚17

2019-07-14 04:03: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东莞中低端代工厂苦撑 一部仅赚1.75元

“愿赌服输,我输了。”1月3日,元旦假期还没过完,东莞市兆信通讯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兆信通讯”)董事长高民的一封绝笔信拉开了2015年代工行业洗牌的帷幕。在此之前,东莞、苏州等地已有万士达、联胜科技、奥思睿、诺基亚工厂、闳晖科技等产业链企业停产,一时间国内代工行业被指危机四伏。据南都了解,在国产品牌激烈的价格战下,目前杂牌的生存空间被压缩,一些为杂牌代工的代工厂为“养人”甚至零利润生产。  供应商总是受拖累  1月4日,高民自杀的消息连同绝笔信在上传播开来,不少友对事件表示唏嘘痛心。  每次企业倒下,都会连累到供货商。“作为老板,可能大家都风光过,可现在是冬天,大家都是在同一个行业的产业链中,看到这种悲剧,内心也有点戚戚焉。”供货商杨立华是东北人,今年35岁,2002年大学毕业后到深圳富士康上班,后到行业打工,2006年创立自己的公司。他是深圳伊博克斯公司总经理,公司主要生产、销售、租赁测试相关设备,2013年初开始跟兆信通讯合作。  “去年年初开始,兆信的货款就开始没有及时给付了,我们就慢慢减少了设备,差不多到2014年4月停止了合作,所以只欠我们前面两三个月的费用共十几万元。”杨立华说,被拖欠十几万元对公司没有大的影响。  但其他供货商受到打击更重。获知高民自杀时,张真(化名)正在跟朋友打高尔夫球,在微博上看到消息后便立即赶往位于塘厦的兆信通讯工厂。他之前曾在东莞一家电池企业打工多年,好不容易出来自己单干,开了一家小电池厂,结果却碰上了合作公司倒闭。  “事情还在处理中,现在真的没心情来聊这些。”在中,张真婉言谢绝了南都的采访请求。虽然自杀的高民已经脱离生命危险,兆信已经进入结业清算程序,但一位跟张真熟识的业内人士称,估计这一次张真很难挺过去。  代工厂接连出问题  这个寒冬,遭遇危机的代工企业不仅兆信通讯一家,这些公司大多位于制造业发达的东莞、苏州等地。  去年10月13日,台湾第二大触控面板生产商胜华科技因业绩恶化宣布破产重整。12月5日,该集团在东莞东城和松山湖的两家子公司———万士达液晶显示器有限公司、联胜(中国)科技有限公司停产。  去年12月下旬,位于望牛墩的奥思睿德世浦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老板跑路,据称欠债1.35亿元,是继胜华科技集团后,触摸屏行业拉响的又一次警钟。  去年12月30日,微软宣布关闭诺基亚位于北京和东莞的工厂,将机器设备转移至越南。  今年1月份,位于苏州的闳晖科技被媒体报道已经倒闭。该公司是诺基亚零部件的供应商,鼎盛时期员工超过一万人。  面对代工厂接二连三地倒闭,消费电子行业观察人士梁振鹏分析说,这些代工厂倒闭或者停产主要是由于以下几种情况:第一,下游客户倒闭或亏损导致拖欠巨额货款,将代工企业资金链拖垮;第二,代工企业大股东经济陷入危机,不得不从旗下企业抽血或撤资,万士达和联胜科技倒闭即是因为大股东台湾胜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资金链断裂,母公司先期宣布破产,公司账户被冻结导致停工;第三,代工企业技术落伍,跟不上技术更新换代从而被淘汰,闳晖科技就属于这种情况。  从大环境上来看,目前对中低端代工行业来说,日子并不好过。“首先是人力成本、房租上升等导致经营成本上升,代工企业原来属于外资,超国民待遇被取消,优惠政策越来越少,代工利润本身越来越低,PC、平板电脑等市场增速下滑,多种因素叠加,一些抗风险能力较差的企业就会倒闭。”梁振鹏认为,对于一些中低端代工企业来说,接下来倒闭的会更多。

公众号微商城
微店怎么申请
在线购物网站建设,要注意这些问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