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珠宝无言定格时代财经资讯

2019-10-12 23:04: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珠宝无言,定格时代财经资讯

一枚镌刻着雏菊花案的戒指,在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中成为尼克认出盖茨比的线索,更牵扯出盖茨比与黛西之间的往事。小小物件,便让人感受到爵士年代的执拗与决绝 [ 在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中,主人公佩戴的装饰艺术风格珠宝让人直观地感受到由纽约顶层公寓和长岛庄园所构成的上流社会形象电影中没有一句台词的珠宝,却无比直观传递出爵士年代特有的风情 ] 珠宝是能展现一个时代美感的东西,当我在《了不起的盖茨比》电影中第一次看到黛西的时候,更加对此深信不疑。那是一个美得有些刻意的场景:白纱漫舞的客厅,有人从白色的丝绒沙发上慵懒地伸出一只纤长的手臂,在笑声中拨开白纱——这只手上戴着硕大的方形切割钻戒,随意地放在沙发靠背上,托着黛西那张姣好而微嗔的脸。这时候出现在黛西手臂上的那两只装饰艺术风格(Art Deco)的钻石手环,就像两个烙印,将这个绝美的画面深深定格在那个爵士年代。 就如同时装的变迁一样,19世纪末开始,即便代表着恒久不变的珠宝也在发生着设计潮流上的变化。从19世纪末在法国兴起的新艺术风潮,到20世纪初的爱德华风格;两次世界大战先后催发了20世纪20年代的装饰艺术和20世纪40年代的战后新风;直到20世纪60年代,当代艺术的风行,又让我们看到了颠覆传统的设计。显然,珠宝也有属于自己的时代。 在这一点上,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实在是一个绝佳的例子。 爵士年代的回响 20世纪20年代,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传统的文化和社会准则受到挑战,关于自由和平等的思想日益深入人心,到处弥漫着狂热的兴奋和膨胀的自信。在这样一个年代形成了一种名为“装饰艺术”(Art Deco)的艺术风潮。回字形纹饰、几何图形的拼接、金字塔造型等埃及元素纷纷出现在建筑的外立面上,古老与摩登激烈碰撞,代表着复兴的城市精神。随之衍生出的装饰艺术风格珠宝,也引入了建筑的思维:纯粹的线条、对称简洁的几何轮廓,呈现出独有的时代气质。 近百年后的今天,《了不起的盖茨比》再次被导演巴兹·鲁赫曼搬上银幕。影片极尽浮夸奢华之能事:锦衣华服、觥筹交错、纸醉金迷,每个场景里的每个细节,都在提醒观众那个疯狂享乐的年代,尤其是那些装饰艺术风格的珠宝。 在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中,主人公佩戴的装饰艺术风格珠宝就让人直观地感受到由纽约顶层公寓和长岛庄园所构成的上流社会形象。那是黛西第一次出现在盖茨比的疯狂派对上,金色短发上环绕着的头饰几乎夺去了她一半的光彩:四枚钻石镶嵌的“橄榄枝”汇聚于规整的圆形扣饰

,轻巧的珍珠流苏则顺着扣饰垂坠在耳边。黛西用第一次登场的姿势托着下巴,看着楼下舞池里的莺歌燕舞

,脸上满是喜悦地说:“These things excite me so!”(这些简直让我太兴奋了!)有趣的是,这个名为“Savoy”的头饰与伦敦The Savoy酒店同名,整个酒店浸染了爱德华年代风格与装饰艺术,也一直是伦敦百年来名流聚集的风云场所。 单从这一件头饰就不难看出,珠宝商Tiffany为了给这部电影呈现爵士年代的珠宝风情确实下了不少功夫。这部电影中所有的珠宝都是在巴兹·鲁赫曼和服装造型设计师凯瑟琳·马汀(Catherine Martin)共同参与下量身打造的

,“准确契合时代”是设计的关键。不仅是女主角的珠宝,即便是盖茨比的方形缟玛瑙袖扣、金属烟盒以及那枚镌有雏菊图案的长方形缟玛瑙戒指,都被几何元素贴上了“装饰艺术”的标签。尤其是那枚镌刻着雏菊的戒指,在电影中成为尼克认出盖茨比的线索,更牵扯出盖茨比与黛西之间的往事——虽没有钻石头饰的惊艳登场,却在更多的人心中留下印象,让人感受到爵士年代的执拗与决绝。 “新艺术”魔法 电影诠释时代,电影中的珠宝则有能力定格时代。是否还记得在电影《红磨坊》的末尾,公爵为取悦女主角沙婷(Satine)而特别送给她的那条钻石项链?这条同叫“Satine”的项链,由澳大利亚珠宝设计师史戴菲诺(Stefano Canturi)设计,镶有1308颗钻石,重达134克拉,也呼应着女主角在戏里为红磨坊“闪亮钻石”的美名。这条项链大量采用了树叶与小型玫瑰的元素,大量的框架则用扭曲的“玫瑰枝条”来表现,仿佛一座精心修剪过的钻石花园。 这条充分利用自然植物为灵感的珠宝作品正映射出当时在法国兴起的“新艺术”(Art Nouveau)风潮。巴黎的19世纪末期是一个矛盾的时代。那时,法国经历了普法战争的失败,巴黎充满着一种精神的空虚和浮躁感,整个城市变成了声色之都,而这个时期却是法国各种艺术流派争奇斗艳的时期——“新艺术”就此诞生——钟情于鬼斧神工的自然、悠远亘古的神话,它把风幻化成流动的曲线之美,把花卉、植物、动物纳入频繁使用的有机元素之中,让作品充满了生长和律动的活力。 在电影中,公爵代表了巴黎的声色犬马、颓废空虚,剧作家男主人公则代表了生机勃勃的新艺术浪潮。于是,当我们看到“Satine”项链被公爵戴上舞女的脖颈,剧情人物的冲突和时代的矛盾完全在这条绚丽的项链上得到呈现。也许百年之后这部电影已难寻载体,但记录那一场时代冲突的珠宝却很可能没有发生一丝改变,这也许是珠宝的迷人之处和可怕之处。 诚然珠宝拥有定格时代的力量,它们能够如魔法般让电影语言得以升华,但前提是——必须得找对这些珠宝。相比之下,2012年的电影《安娜·卡列尼娜》对于珠宝的“拿来主义”让很多影迷深表不满。影片中安娜所佩戴的珠宝全部来自Chanel的Joaillerie系列——故事发生的19世纪,比香奈儿品牌的诞生早了几十年。 甚至在安娜和渥伦斯基擦出火花的那场舞会上,与安娜的黑裙搭配的首饰也变成了香奈儿的珠宝项链,而非小说中描写的小花冠。然而,对于电影院中的观众来说,这些既非定制亦非复古款的珠宝显然只会让人频频分神联想到另一位传奇女性和她所处的时代,简直有一种穿越之感。

如何建立微商城
哪些线上教育类微商城
有赞微商城登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