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原始战记 第六三六章 大哥被凶兽抓走了

2020-02-14 13:43: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原始战记 第六三六章 大哥被凶兽抓走了

纵使那条怪鱼反应很快,但仍然迟了一步。

一阵疾风刮过。

河面像是一块布匹被利落切开,刚下潜的怪鱼被直接抓了出来,整个被提起

,然后只听“嗤”的一声,浓郁的血腥味传开。

原本在木筏上想着最后还是跳河一搏的帛络,只觉被大浪猛地拍了一下,要不是他一只手还抓着木筏,可能就直接被掀飞出去了。

帛络因为砸下的河水睁不开眼,空气中带着血腥味,似乎还有一些别的什么。等他睁开眼的时候,正好看到木筏前方有东西从空中掉落河里,砸出的水浪让木筏摇动得更厉害了。

那是被撕成两半的怪鱼,掉落河中之后,尾部的那一半往下沉,很快没了身影,而另一半则在河面起起伏伏,并未沉下去,帛络还能看到那条怪鱼的三瓣嘴张合着,却没了之前的威风,苟延残喘。

不管是待在木筏上的人,还是在岸上着急的人,都被刚才那一幕惊到。

刚才……那是什么?

“帛络小心!”

“快跑!”

“下水!快下水!”

河岸山的人突然惊惶大喊。

木筏上的人也感受到自己似乎被什么盯上了,待他抬头,只间一个身影以极快的速度袭过来,他根本没来得及跳水里,就连人带木筏一起被抓上空中。

“啊――”

帛络看着快速远离的河面,满心的恐惧和悲伤化为一声绝望的喊叫。刚脱离那条怪鱼的口,就落入鸟的爪子。

找来的救兵已经到了,但这个时候,他们也束手无策,连弓箭都来不及拉。

那样的速度,那样的体型,根本不可能是普通的鸟。

“那是凶兽!”赶过来的人惊叫道。

岸上的人只能眼睁睁看着天空中的那只大鸟,朝着上游越飞越高,越飞越远。很快便消失在他们视野中。

怔怔看着空中消失的身影。一个还想往前跑的小孩,被人强拉离岸边的时候才回过神来,哇地嚎哭:“大哥被凶兽抓走了!”

赶过来的人视线从空中收回,喘着气。他们已经够快了,还是晚了一步。

“不是让你们最近别靠近这里的吗?!都聋了?!上赶着找死啊!”过来的一队人中。领头的气得胡子都竖起来,过去挨个一巴掌,但嚎哭的那个小孩他没动手。毕竟人家刚没了大哥。

“帛络……就这么没了?”有人颤声问。

“不然呢?”领头的那个中年人烦躁地扯了扯身上的猎,“被凶兽抓走。还能有什么下场?!”

说着他将视线挪到河面上。

现在的风是从河对岸朝这边吹的,河中央漂浮的残缺鱼尸,正被推向这边。可是。看河里的动静,应该已经有小鱼开始啃食那具鱼尸了。不知道能不能在被啃完之前飘过来。这也是他们很少会直接下水的原因,河里太危险,捕鱼都是借助木筏布好。然后在河岸上收。

离了河岸,在河里他们根本没有任何优势,再厉害的也无法弥补。

接近傍晚的时候,他们带着终于飘到岸边的已经不成样子的鱼尸,往部落走去。队伍中气氛很沉重,还有小孩的抽泣声。

他们也往那只鸟飞的方向找过,是朝河上游飞的,他们抱着“万一”的心理往上游找了一段,根本没见到任何踪迹。

接触过野兽的人都知道,被野兽叼走的孩子会是怎样的下场,同理,被凶兽抓走的人,只会成为凶兽的食物。

一行人沉默地回到部落。

在部落的入口处,立起的巨大绳上,靠中心的地方编织密集,上用深色的颜料涂抹过,若是从远处看,能将那张大上的图案看得更清楚全面。

那是一个图腾,交错的线条看上去就像一个。

――

帛络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凶兽的爪子夹过一样,不对,他本就被凶兽的爪子夹了!

意识渐渐回笼,他想起了失去意识前的事情。他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人,能够一个照面将那条怪鱼撕成两半,体型又那么大的鸟,怎么可能只是一般的猛兽?

被凶兽抓走,只有被吃的可能,自己的运气还真是糟糕透顶……

这也不对!

帛络动了动身体,眼睛睁开,刺眼的阳光照得他差点流泪,缓了会儿,抬手遮挡住阳光,睁开眼睛,就抬手的动作也带动得浑身疼。

活着!

他还活着!

想到这个事实,帛络心中激动。只是,发生了什么事?

不搞清楚周围的情况,他不敢乱动,有些时候,遇到野兽还得装死呢。要是附近还蹲着那只凶兽呢?

小心地扭头,帛络看到了一些陌生的建筑,以及,陌生的人。

帛络猛地坐起身,在他周围,或坐或站着一些人,都带着好奇的眼神看着他。

这里,是谁家的屋子吗?

周围有河水的声音和气味,这点他就算还没见到河,也能确定。而且,这个屋子还在微微晃动,就如自己站在木筏上的时候那种感觉。

飘在水上?

有哪个部落的屋子是飘在河上的?帛络一时想不出来。

“哟,醒了?”一个蹲地上转动着鱼竿的人笑嘻嘻看向他。

“……是是……是你们救了我?”帛络问道。他从未见过这些人,这些人并不像是他知道的任何一个部落的人,凭感觉就能知道。

这些人长得很强壮,就算是旁边那个看着跟他妹妹差不多的女孩,正单手将一个大河贝抛着玩,看上去就像只是在抛一粒小石头一样。

虽然这些人并没有摆出恶狠狠的脸色,但被他们盯着的时候,帛络就有种像是被山林里的猛兽盯上的感觉,这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

“也算是吧。”坐在一旁矮木桩上的年轻人说道。

什么叫“也算是”?

帛络刚才知道自己还活着的兴奋心情已经平息很多,心中急转,眼神打量着面前的这些人。自己到底怎么被这些人救下的?莫非这些人同凶兽搏斗过?还是说,抓他的那只凶兽中途扔下他,然后跑了?

“呃,你们是怎么遇到我的?你们有没有见到一只非常大的鸟,凶兽,肯定是凶兽。”帛络问。

问完话帛络就发现气氛诡异,面前的这些人,齐齐朝他露出一个微笑。

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帛络抓了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察觉到什么,帛络扭头看向身后,然后缓缓仰头。

一只有他四倍高的大鸟,正站在那里盯着他。

沉默片刻之后。

“啊――”(未完待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