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聚焦海外看日本如何电力改革

2019-08-15 19:31: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在当下,国人对日本知之甚少,而日本人对中国颇为熟悉。这种现象已经成为常态,日本熟悉中国是基于真正了解,而国人对日本则是基于无知和偏激。抗日神剧的大行其道则深刻的说明了这个问题。

  在历史上,日本在资本主义的发展中,搭的是末班车。但凭借其国民良好的组织纪律性、意志力和整齐划一的凝聚力,在后来的发展中不仅弥补了技术上的鸿沟,还在竞争中取得了后发优势。今天的日本何尝又不是如此?

  日本是世界上工业最为发达的国家之一。装机总容量和年发电量均居世界第三位。日本资源有限,但电力消费量巨大,且作为京都会议的发起者,日本的减排承诺必不可少。 二战 后至今,日本电力的发展史,映射出全球电力工业自由化改革的渐进历程,这一历程伴随着一系列法律条文的修订,和无休止的政商博弈。

  近年来,日本一直积极推动电力改革,并以自由化和市场化为目标。在电力行业内部引入民间竞争的改革,长期受到拥有巨大政治影响力的电力巨头阻挠,但福岛核电站事故令电力巨头的游说能力大为削弱,在市场和定价问题上也面临极大压力。

  电力改革是一项世界性难题,电力行业几乎在任何国家都是 庞然大物 ,只是在中国尤甚,在绝对垄断之下已经大到富可敌国。中国式改革曾经或正在面临的逻辑往往是 必须改是共识,但怎么改无共识 ,电力行业也不例外,分拆、横切、纵切、电量现货交易、电量期货交易、电力库等新鲜词透露出来的信息是:中国电力怎么改尚无共识。

  在日本,支持发输配售分离的人士认为,如果能将发、配、售电业务从各大电力公司剥离,就可以使得输将成为像高速公路一样的开放通道进行电力运输。同时,将有助于风电、等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打破电力公司为它们设置的上瓶颈,从而使日本的电源结构更为多样化。

  这自然激发了日本国内酝酿新一轮电力改革,预计这一计划从2015年展开,耗时约5年,这将是日本自1950年代以来对电力行业最大范围的重组。这一轮改革的长期走向是自由化和市场化,中期目标是实现 发送电分离 ,日本内阁近期已同意将实施发电与领域分离,并开放民用电力的市场竞争。日本正寄望于电力改革来拯救目前沉疴已久的日本电力产业,相比之下,中国改革正由于电公司拒绝放开市场,而深陷泥沼。

  至今,以保守、谨慎见称的日本电力体制自由化改革已持续整整20年。在实行电力自由化改革之前,日本的电力体制沿袭自二战盟军最高司令部在1951年下达的一个命令 将日本列岛(不包括冲绳地区)分为九大区域,分别指定一家企业承担发电、输电、配电和售电业务。这奠定了目前日本九大区域电力供应相对独立,各自垂直垄断的基础。这九家电力公司分别为:北海道电力公司、东北电力公司、东京电力公司、北陆电力公司、中部电力公司、关西电力公司、中国电力公司、四国电力公司、九州电力公司,皆为私营企业。1972年,冲绳电力公司成为日本第十家私营电力公司。

  1994年,日本国内尤以企业界为主呼声高涨,要求解决电力成本过高和缩小国内外电价差距。在全球各国电力改革潮流的影响下,日本经济产业省资源能源厅开始尝试电力自由化改革。

  1995年,被称为 不磨大典 (意为难以撼动和改变的法典)的《电力事业法》迎来了 1年间的首次修改 承认独立发电企业(IPP)的地位,允许其进入市场。此后日本又承认了特定规模电力企业(PPS)的地位,允许其收购电量后向大客户销售。

  相较于欧美多国全面放开发电和售电两侧市场的做法,日本的改革一直未将发电和输电业务分离。综合资源能源调查会曾对全面放开电力零售市场和实现发输电分离进行讨论,以村田成二为代表的官员表现出推动发输电分离的强烈决心。

  日本电力改革为日本企业和民众带来了更低的电价,据日本经济产业省统计,从1994年到2004年,日本国内的平均电价以1.8%的年平均速度降低,十年共计降低16.9%。日本实施电力市场化改革后,虽然发电燃料成本及国际能源价格均大幅攀升,但日本的电价却有较大幅度的下降。据统计,东京电力公司2005年的电价水平比1996年的电价水平下降了27%,东京电力还采取措施积极降低送电费,2005年的高压用户过送电费比2000年 月下降了2 .2%,中压用户过送电费下降了1 %。

  另有统计显示,日本在售电侧市场放开前的1999年,工业电价为美国的 .7倍,英国的2.22倍,德国的2.5倍,意大利的1.66倍,韩国的 .12倍,但在电力市场化改革之后的200 年,工业电价仅为意大利的0.8 ,相对于其它国家,日本的工业电价也有很大幅度降低。

深扒11个有关共享经济的关键性认知下
2010年金华教育综合上市后企业
上海B2B/企业服务供应链管理
分享到: